老人为疫区捐款1万元:汶川地震时很多人帮过我们四川人

老人为疫区捐款1万元:汶川地震时很多人帮过我们四川人

  捐款老人李学明

  家住四川成都双流区彭镇的68岁村民李学明最近有些“烦恼”,因为在1月30日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区捐了1万多块钱,老人常会迎来上门打听捐款一事的邻居,为了躲避追问,李大爷锁住自家大门,天天从后门悄悄出入。如今,捐款的老人有话想说。

  回忆初衷

  汶川地震时受过别人帮助

  从未去过武汉也要搭把手

  北青报:您是做什么工作的?收入大概有多少?

  李学明:我今年已经68岁了,一直生活在成都双流这边的农村,也没读过几年书。我开过小饭馆,养过猪。我60岁去做当地的环卫工,到65岁就不做了,我就安心在家生活。每个月有养老金600多,还有土地流转租金、独生子女父母奖励,除了以前攒下的一些积蓄,现在一个月有1000元左右的收入。

  北青报:您现在生活怎样?

  李学明:我住的房子不豪华,但是够住,也宽敞。每天的生活就是种种菜打打牌,没什么花钱的地方,孩子在广州工作,也用不着我们操心,生活挺简单的,晚上闲下来看看电视,关于这次疫情的消息,就是从电视上看来的。

  北青报:以前去过武汉吗?有亲朋在武汉吗?

  李学明:我知道武汉那边有好多人生病了,还很严重。我不知道武汉在我们这的东西南北哪个方向,从没去过武汉,也不认识那边的人。但我知道在汶川地震时,很多人都帮过我们四川人,那时我的房子被震塌了,重新修房子也受过别人的帮助,这次别的地方出现疫情,我们也要帮助人家。

  捐款万元

  怕被人认出来遮得挺严实

  去了镇政府把钱一扔就走

  北青报:您是什么时候去捐款的?收到收据了吗?

  李学明:去捐款的时候,我做了挺大的心理斗争,就怕别人把我认出来,所以我戴了口罩戴了帽子,遮得挺严实的,去了镇政府把钱一扔我就走了,我不会在意什么收据,我捐款本身就不想让别人知道,就怕被别人说我是“爱表现”或者“抖机灵”,我真的没想那么多。现在很多人问我捐款的事,我都说忘记了。

  不过,回家之后我发现身份证丢了,第二天又回去办身份证,结果没想到被认出来了,他们给我拍了身份证需要的照片,还答应尽快帮我办身份证,最后送给了我一包口罩,说是作为感谢。

  北青报:为什么想着要捐款?捐10071元是有什么寓意吗?

  李学明:别的地方的人有苦难,那就要去帮助,这没什么说的,我现在没有什么花费,用不到钱,但是电视里那些生病的人,如果不帮助他们,他们挺不过来,那不难受吗?捐10071没有什么寓意,就是我把能拿出来的钱都收集到一起了,当时掏钱比较快,我不想让别人拦下问这问那,所以也没在意具体捐了多少,后来也是别人说才知道是10071元。

  老人表态

  我不糊涂自己有判断

  捐款如被退会很难受

  北青报:有人说老人家生活不容易,不希望您拿出这么多钱,怕影响您生活,您怎么看?

  李学明:国家拿钱救助那是国家的钱,我的钱是我自己愿意捐出来的,有多少力就出多少力,我觉得自己该出这份,就出了。我不糊涂,自己有判断。当年汶川地震的时候不也是各地的人给四川捐款吗?捐出去的钱是我的力量,我生活是不富裕,但是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北青报:如果捐款被退回来怎么办?

  李学明:捐这笔钱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负担,我也不为了出名,如果捐款被退,我会特别难受,我也不允许退钱给我。疫情还在持续,我还想着能不能再去捐一点。

  北青报:捐完这次款您自己现在还有积蓄吗?

  李学明:我平时生活比较简单,吃饭穿衣都花不了什么钱,孩子在广州工作也会经常给我买些东西回来,日子挺让人满足的。我这个人无论以前吃多少苦,都不会向别人低头,更不会给别人添麻烦,我给疫区捐款就是想要帮助他们,绝不是为了要什么回报。

  文/本报记者 付垚 通讯员 刘贤虎

【编辑:张燕玲】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wettklettern.com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